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校园恐怖故事之抽鬼

时间:2019-04-08 13:12:0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发疯的学长

在深夜,有一种故事是常被提起的,它叫鬼故事。在深夜的子时,当宿舍的大灯熄去,整条走廊陷入一片幽暗的朦胧中,只剩下走廊尽头的厕所,飘着模糊不清的黄白厕所灯。而我们几个同学,全部挤在房间中的一个黑暗角落,只剩下一两盏桌灯,将每个人的脸,都照映得模模糊糊,凄凄惨惨。还有什么比这个气氛,这个情境,更适合讲鬼故事的呢?

尤其是我们的宿舍,它拥有超过六十年的古老历史,斑驳发霉的建筑物,本身就具有某种阴森的气质,而它漫长的历史中,也的的确确发生过,一些不堪回忆的故事和一些恐怖而哀伤的故事

奇怪的是,似乎没有人知道,每个鬼故事的起源,每个说故事的人的开头,都是我听说,鬼故事仿佛是不断流转在宿舍中的恶魔细语,一届传一届,从没有在宿舍中消失过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谁起的头

我们的宿舍中的鬼故事叫发疯的学长。故事内容大致是这样的:有一位学长个性内向沉默,同宿舍却刚好住了一群特别恶劣的学弟。据说,这位学长被学弟们欺负得很惨。一天晚上,学弟们在肆无忌惮地玩抽鬼故事的同学,名叫阿狗,他吞了吞口水:这可是真的!

骗人!大华向来不相信阿狗讲的鬼故事,所以他经常让阿狗下不了台。

不是骗人的!阿狗大怒,有种,我们去证明一次!

怎么证明?大华回呛。

有种我们去那间储藏室,然后打一场扑克牌!看着这次,阿狗是要动真格的了。W

好!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去!大华说道。

我们几个一起被拖下水,众人都不敢说话,只是呼吸逐渐沉重,瞪着眼前的这两个人。

嗯我们就约星期三晚上!大华声音微微颤抖,在储藏室打扑克牌,看谁没种!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没有人接话。在盛传恐怖闹鬼故事,在鬼故事中,发疯的学长屠杀了学弟之后,溅在墙上的血迹,因为怎么擦都擦不掉,所以教官才派人用一张又一张的报纸黏上去来遮住。

我们快点开始玩牌吧,玩一局就走了,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待太久。大华禁不住打了个寒噤,催促说。

那我们玩什么?我拿起了扑克牌,在手上洗了两下。

我们有几个人?阿狗看了我们一下,手指一个一个地点着,一、二、三、四、五、六六个人啊,六个人能玩什么啊?

那玩抽鬼吧。这时候,有人提议说。

抽鬼?我心脏一跳,在这种地方玩抽鬼?这间恐怖的储藏室中?

抽鬼故事的阿狗,忍不住又开口了:关于抽鬼故事来吓大家了,想让大家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小豆忍不住出言抗议,你也不想想看,这里是哪里编码器电缆
?这里是储藏室啊!

我听赌场的阿伯说过,抽鬼故事了,可是阿狗偏偏爱说鬼故事来吓他。

嘻嘻嘻阿狗诡异地笑着,他突然对小豆发出凄厉的尖叫,尤其是手上拿着鬼故事没有骗人啊!阿狗突然慌张地喊起来,我刚刚说得那个传说这场抽鬼一定要玩完啊,不然我们就糟了,尤其是一个拿到小丑的人。这是真的啊!

我们六人,同时沉默下来,空气绷紧得让人窒息。当当当!不知不觉,午夜的钟声指向凌晨一点。我们又满地找了一会儿依然没找到,大家只好散了场。

当晚,我、阿狗和小豆三人因为住在同一间寝室,所以就一起回去了。大家也没说什么,闷闷地躺上了床。夜里,我做了好几个噩梦,在床上不断地翻转。在半梦半醒之间,我似乎听到了阿狗的声音:那个传说,是真的午夜十二点是阴阳魔界大开的时间。

鬼故事告诉了他们,但是他们不信,无奈,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带着他们又回到了我们的寝室去看,然而,奇怪的是鬼牌此时已不见了,我们找遍了整个寝室都没能找到。W

别急着害怕,我先问你们,除了你们之外还有谁可能进来寝室?我们里头,冷静的还是胖子。

小豆?直觉想到的人,就是小豆,毕竟他是我们第三个室友。

所以说,可能是在你们跑出去的时候,小豆进来把小丑牌拿走?

这是合理的解释。阿狗喘了一口气说。

那把牌放在阿狗床上的人,很有可能也是他小豆哦?

应该是。阿狗点了点头,此刻的他已经恢复了冷静,双眼中是渐渐升温的愤怒,我现在就把他揪出来!

可是我们不知道他在那里啊?

阿狗猛然站起来,拳头紧握:我知道他在哪,马上就回来。他每次被欺负都会躲在一个地方!在顶楼的阳台上!说完,阿狗一甩门,就冲出去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全身发冷的奇怪预感,仿佛阿狗一离开我们,就不会再回来了。就在我又惊又惧的时候,无意间我看见阿胖他也露出跟我一样凝重的表情。

走!我们跟过去!

我们尾随着阿狗上了楼梯,往阳台跑去。宿舍楼顶当然是学生的禁区,但并不能阻止我们上去。要上顶楼的方法,是从楼梯旁边的一扇窗户爬上去,这几乎已经是我们几个牌友共同拥有的秘密了。

而顶楼阳台到底一副怎么样的光景呢?其实就跟一般的顶楼一样,一个水泥砌成的小房间,还有一个巨大的储水池,里面至少积着两个人高的水。此刻,身体素质的阿狗已经站在窗户外缘,双手抓住窗台,一个利落的翻身,就翻上了阳台。我们追到了窗户边的时候,则要一个接一个慢慢爬上去。个爬上去的人,是大华,然后是我,才是胖子。

大华的身影刚消失在窗户外头,我就双手抓住窗户上沿,像吊单杠似的,把身体撑起来,准备一个扭腰翻身,就可以跨到顶楼阳台的外沿。这个动作,在外人看起来,是很危险的,因为我有短短的一秒钟是身体悬空的,事实上,只要抓好时机,它不但不危险,而且还很简单。

我们几个经常打牌的同学,上下阳台顶楼,也不知道几十次了,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可是,今晚却出现了意外,正当我双手吊在窗户上沿,双脚一蹬,身体腾空往阳台跃去之际,突然一个跟人差不多大小、黑黑的东西,从我头顶直直了坠下来!挂在半空中的我,看到了那个黑色物体,突然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没有办法做出反应。我只能呆呆地看着它落下,转眼间,它就要将我跟着撞下窗户,一起掉下五楼。

笨蛋!突然我背后传来一声震怒地低吼,同时间,一只手拉住了我的衣服,把我用力拖了进来。碰!我被这只手硬生生拖进了窗户里面,然后和那只手的主人摔在一起,接着我就听到胖子在我背后,破口大骂,妈的你疯了啊!看到东西你不会闪啊!你被撞到就跟着摔下去了!这里是五楼啊!

不我看到了阿狗我脑袋仍然没有清醒过来,因为就在黑色物体落下那一瞬间,我看到了那人赫然是阿狗。

阿狗?一向冷静的胖子瞬间脸色也整个煞白了,他摔下去了?

阿狗从五楼摔下去了?等我和胖子比较冷静的时候,我们爬上了顶楼阳台,在那里,我们看见了一个人抱着头蹲在地上。我们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个人是大华。

大华整个眼睛发红,深深陷落的眼睛,瞪着窗户外头,身体不断颤抖着。他比着阳台下面,一只手遮住眼睛,身体不能自控地发抖着。

刚刚掉下去的人,确定是阿狗吗?胖子也抽了一口冷气,阿狗是怎么掉下去的,你知道吗?

阿狗不是,不是掉下去的大华声音发抖,他是被人推下去的牛魔王捕鱼游戏下载

啊!我和胖子两个人面面相觑,都感到背脊一阵发凉。

是谁推的?胖子继续问。

我不知道。大华抱着头,身体不断地发抖,我不知道,我一上来,就看到阿狗身体一半悬空在阳台边,不断喊叫,他的双手一直在乱抓,拼命想要抵抗大华抬起头,双眼因为恐惧而充满了泪水,

小豆的鞋子在这里,表示阿狗猜得没错,小豆曾经躲到这里来,只是胖子抱胸沉思,他没事干吗把鞋子脱在这里?

我说:他把鞋子脱在这里,那表示他光着脚,他光着脚要去哪里?

是啊,光着脚能去哪里?胖子承续了我的问题,思考着,突然间,胖子表情改变了,好像想到什么似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个巨大储水池上。

我苦笑:消失的小豆,会在这个储水池之中?

看看吧!胖子当真是艺高人胆大,完全不怕深夜中这座储水池散发出多么可怕的气氛,胖子卷起了袖子,手脚并用,开始沿着储水池边缘爬了起来。

你确定吗?我抬起头,一阵阵寒意,刚才才看到阿狗从阳台摔下去,接着又发现小豆的鞋子,如果小豆真的在这座水塔之中,那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吧!

我确定我要看看。胖子边爬边说,我觉得有必要去弄清清楚一些事情。

我听得有点迷迷糊糊:弄清楚什么事?

人数。胖子想了一下,却只吐出了这简单的两个字。

人数?什么人数?我听不懂胖子的言下之意,回问道。

我一直在想,我们那一天,到底是几个人在玩这个游戏。胖子一边发出呼呼的喘气声往上爬,一边说道。

不是六个吗?咦?我一呆,扳着手指头算了起来,五个?等一下?

我一直记得在储藏室中,是六个人。胖子脚步停了,回过头对我说,但是,扣掉你、我、大华、阿狗、小豆才五个人,一个人是谁?

谁?我呆呆地想着,那一天还有谁?

当时储藏室很黑,我看不清楚,我以为是你们的朋友。胖子皱着眉头,所以你们也不记得?

不记得。我感到一阵寒意,从脚底一直往上蹿起来,闹鬼储藏室中的第六个人是谁?难道是

对,整件事充满了令人费解的谜题。胖子苦笑,所以我想要搞清楚。说完,胖子已经爬到了储水槽的顶端,他双脚站在只有三十公分的槽缘,在夏夜阵阵凉风的吹拂下,摇摇晃晃,显得重心不稳,十分危险。

胖子让出了一个位子,很快我也爬上了储水槽,储水槽的边缘能落脚处真的很狭窄,我们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掉落这个有三个人高的巨大水池,如果不会游泳,肯定会溺死。

我双眼用力,往水底下看去,只见储水槽中静止的阴暗水纹中,好像反射出了一点不对劲的黑色物体。那个黑色物体是什么?我心脏猛然跳了两下。因为它看起来,好像一个人躺着!

你看到什么了?胖子看我的脸色紧张,连忙追问。

我不太确定我支吾了一会儿,毕竟现在是半夜时分,阳台顶楼又没有丝毫的灯光,仅靠着几丝月光。

好,我也来看看。胖子一边说着,一边把头往往水面靠近,问道,你看到的东西在哪?

在那里我伸出手指头,比着犹如黑暗鳞片般的水面,水底之中,隐隐约约,有个什么黑色的物体沉着。

我看不到胖子身体又往下了一点,鼻尖几乎要碰到了水面。

就在你眼睛下面,下面一点,对,下面一点我说着说着,声音突然越来越慢,牙齿咯咯咯咯打起颤来。

你声音干吗发抖?胖子眉头一皱,转过头来看着我。

又出现了!黑影动了!我比着水池内部,发出大叫,它!它跳出来了!

胖子听到我这声大喊,急忙回头,可是,他不回头还好,他一回头,竟然刚好迎向那个黑影。

黑影夹着湿漉漉的水珠,陡然扑向胖子,混乱中胖子双手乱抓,扑通一声,竟然整个人被拖入了水池当中。

啊!我发出大叫,伸出手要抓住胖子,可是我却扑了一个空,我的手心只抓到一片湿滑。

胖子竟然被那道黑影拖入了水中!水面上,只剩下一圈一圈的涟漪,哪有什么胖子和黑影的踪影!

该死!该死!我大吃一惊,慌了手脚,对水池内部死命大喊,胖子你还在吗?你会游泳吗?你还好吗?

我看到水面一阵一阵波动,胖子竟然直沉了下去,没有任何浮起来的迹象。就在我要跳下去救人的时候,扑通!扑通!水面爆出一个很大的水花,水花四溅之中,一个人的头颅就这样冒了出来,那个头颅不是别人,就是刚才才落水的胖子。他的头发全部都被水给沾湿了,不断用力喘气,用虚弱的声音说着:呼呼,呼呼,帮帮我一把

好。我见胖子没事,心情登时好了起来,急忙伸出手,要把胖子从水中拉过来。但我的手才伸到一半,就突然停住了。一股打从脚底凉上来的毛骨悚然,让我动弹不得。因为我看到胖子的背后,竟然还有一个人。什么叫做恐怖?这就是恐怖!哪有一个人落水,两个人一起浮出水面的理由?

快点!快点!拉我出去啊!胖子在水里双手挥舞着。

胖子,你你难道不知道你的后面?我声音发着抖。

我的后面?胖子一呆,然后在水中猛力一个转身。

没有,什么都没有。胖子生气了:你在搞什么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搞东搞西的!

是真的,你的背后,你的背后有东西我听到自己的声音不断在发抖。

我的天!竟然是小豆!

小豆!小豆!是你吗?我看着小豆,他的脸色一片苍白,全身湿漉漉的,很狼狈又很悲伤,他双手撑在胖子的肩膀上,跟着胖子一起滑了过来。

什么小豆?胖子呆呆地问。

小豆,你想说什么吗?我看着小豆,我有种感觉,小豆并没有害胖子的意思,因为如果小豆真有害胖子的坏心,一百个胖子也都被他拖进水里溺死了!

小豆,你究竟想说什么?我对着胖子的后面,大声问道。

胖子游着游着,看到我的脸色严肃,也不再生气了,只是露出不解的表情往我这边划过来。而我凝视着小豆,果然,小豆听到我这声大喊,有反应了,只是他接下来的动作,我却一点都不懂。小豆先是伸出湿淋淋的指尖,指向自己。

小豆,你指着自己?是什么意思?我看得一头雾水,大声问道。但是小豆没有开口,他的手指头又继续移动,这一次,他对着阳台外面,刚才阿狗落下的地方,比了一比。

小豆,你是说阳台外面?还是阿狗?我急了,就算知道小豆不能开口,仍然继续追问,你想说什么啊!

小豆没有响应我的问题,他的手指又缓缓移动着,接下来,比的是在储水池外头,跪在地上哭的男孩大华。

大华?这一次我瞧清楚了,小豆指尖的方向,确实比着大华,我一愣,他怎么了?

小豆的手指比完了大华,手指仍在移动,只是这一次,他的指尖却停在非常近的地方,就是他前面滑水的男孩胖子。

然后是,胖子?我越来越困惑,小豆一个接着一个的比着我们这群打牌的人,究竟想要告诉我们什么呢?可是,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小豆的手指头又移动了。而且,这次指尖的目标,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全身寒毛倒竖起来。因为小豆那根以半圆方式转动的食指指尖,,竟然停在我的面前,一个是我。我?为什么小豆要比着我?

没有,但是,他用比的。

比的?

没错。我说,我也猜不透小豆的意思,但是,刚才他在水里面的时候,先是比了自己,然后比了阳台外面,阿狗掉落的位置,又比了大华,接着比了你,才比了我

嗯,小豆自己,阿狗,大华,我胖子磨搓着下巴,沉吟说,然后是你?

对啊,可是我实在搞不懂小豆的意思是什么?

顺序!胖子眼睛一亮,猛然抬头看着我,就是顺序啊!

顺序?可是,这样的顺序,是什么意思呢?我不解地问。

你看,先掉进水里面不见的人是谁?胖子说。

是小豆。

然后是谁?胖子说道,刚刚谁被推落阳台?

啊!是阿狗!我仿佛听懂了胖子的意思,我的心脏猛力跳了两下。

然后呢?你刚说小豆接下来比的人是谁?

大华我猛然想到,所以下一个有危险的人,是大华!

大华!我们同时想到这个刚才被我们忽略的同学,往阳台另一头看去,可是,我们却一起噤声了,因为此刻的阳台空荡荡的一片凄凉,哪还有大华的影子?

大华不见了?我一呆。

糟糕,我们快去找他!胖子大喊一声,双手双脚并用,要爬下这座巨大的储水池,如果下一个人是他,那让他一个人落单,实在太危险了!

嗯,没错!我跟在胖子的后面,也跟着爬了下来,胖子,其实我有一点还是不太懂。

什么?

我能够理解小豆是要告诉我们死亡的顺序,但是这个顺序是怎么决定的呢?我一边攀爬一边说,我记得我以前看过一部电影,叫做《死神来了》,那是一部惊悚片,片中所有的人物都依照着本来应该死掉的顺序一个一个被死神抓来干掉,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该死,那决定死亡顺序的关键到底是什么呢?

决定死亡顺序的关键吗?爬在我下面的胖子也沉思了起来,这问题我也想不通,难道小豆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不管了!我说,这问题我们等会儿再讨论,先找到大华比较重要!

察觉到牌局即将结束,我只觉得背后的学长和阿狗三人同时发出尖叫,而那把染血的水果刀,在空气中一挥,阴冷的刀气,直插向胖子的后颈。我对着手上一张牌,使劲大吼:我输了!说完,我用尽全身的力量,把那张诡异的小丑,扔进牌堆里。

这一瞬间,仿佛一道清风吹过我的全身,清风吹过学长,吹过胖子,把一切黑暗与愤怒都带走了,我闭上双眼,享受这前所未有的轻松。慢慢地我睁开了双眼,清晨的道曙光,就在此刻,透窗而入,懒洋洋地撒满我的全身。

没事了,终于没事了。胖子摊坐在地上,对我露出疲倦的微笑。

我颓然地坐在地上,整夜紧绷的精神一松懈,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困意就上来了,然后眼睛眨了两下,竟然就这样沉沉地睡去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小豆正站在我的旁边,满脸的泪痕:对不起,是我把小丑藏起来的,我是为了报复阿狗老是吓我,这次我决定要吓吓他。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大哭起来。

不玩了。我摇摇头,微笑说,我封牌了。

是吗?学弟们发出惋惜的声音,我听说以前学长的牌技很好,真可惜

要考试了啦。我笑,再混下去就没有大学可以念了。

呵呵,是啊。学弟们笑了笑,那学长加油!好好用功啊!

目送他们离去,我转过身,继续解我的物理方程式。突然间,我仿佛想起了什么。我站起身,悄悄地,我来到学弟的寝室前面,听到里面正在说话。

怎么办?我们有六个人,要玩什么好?学弟们问道。

抽鬼吧!一个声音说。

好吧,那就抽鬼吧!

然后里面发出稀稀索索发牌的声音。

我苦笑了一下,抽鬼啊?这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回忆。正当我准备转身离去,突然,我猛然停下脚步,一阵寒意,从脚底一直麻上了脑袋。因为那个提议抽鬼的声音,让我想起一个人阿狗!

我终于明白,我们那天神秘的第六个人,到底是怎么来的了!

死亡顺序

我们两个双脚一踏上了实地,不约而同地互看了对方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找到了一点轻松。

回想起刚才在储水池的时候,胖子落水,小豆现身的那几幕画面,还真是惊心动魄。我和胖子先后从窗户爬回了四楼。我们的脚才刚落地,一幕令人吃惊的画面,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是大华!他就站在不远处,在走廊的尽头。

大我见到大华没事,心情一好,伸出手就要对他挥手。可是,我的手才挥一半,就猛然停住了。因为我发现大华的身边,竟然还有一个人!而这个男人就是我们痛恨的宿舍管理员红蝎子。没想到大华竟然出卖我们!走廊的尽头,红蝎子的脸色极臭,大华唯唯诺诺地跟在教官后面,慢慢走了过来。

你们几个,马上跟我到教官室来!红蝎子走过我们身边的时候,恶狠狠地说。

我们三个跟在红蝎子的背后,感受着空气中沉重的压力,唉,这件事一旦爆发,到底会怎么样呢?撇开人命不讲,光一条半夜不睡觉,跑到储藏室去打牌的罪名,就够记我们一条大过了,我想到这里,不由得连连叹气。

这时候,垂头丧气的大华,偷偷走到了我的旁边:你知道我刚在自己的口袋里面,发现了什么吗?

发现了什么?

大华做出一个怪异的表情,那是苦笑,是充满了恐惧的苦笑。然后,我看见他把手伸进了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古老白色方形物体。这物体,如纸一般薄,在月光下,映着一闪一闪诡异的白光。我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因为这东西,正是所有谜团的关键,那张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的鬼牌小丑。

为为什么?这张牌会在你那里?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发出像雷鸣般的撞击声。

为什么?大华眼睛发红,尽是恐惧的泪水,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怎么知道为什么?dash;顺序。小丑牌出现在大华手上,所以,死神的顺序,下一个就是大华。小丑牌,就是该死的征兆啊!走在阴暗的宿舍中,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余悸犹存。

此时的学生宿舍,一半以上的学生已经因为放暑假而回家了,所以有些房间仍有微弱的灯光,大部分则已经完全黑暗。走廊上,零零落落的房间灯光,映照在我们身上,让我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在走一条时空通道,会通到哪里?没有人会知道。就在我的精神恍惚的时候,前面的人停下了脚步。

你们跟我过来。带头的教官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打开门率先进了房间,随之在后的大华背影也跟了进去,消失在门后,然后,我迈开脚步,就往房间内走去。我的右脚刚刚踩进去,还没踏实,左脚抬起,就要将我的身体送进房间之际,突然,一只手,猛然拉住了我的衣袖。我茫然转头,先是看了看自己衣袖上那只手,然后抬起头,看到手的主人是胖子!

我迷蒙的睡眼中,却看到胖子满脸严肃惊惧。我从来没有见过胖子做出这样的表情,从来没看过他露出这样紧张恐惧的表情。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喂!胖子你干吗?进教官房间啊?我呆呆地问道。

教官房间?胖子的声音在发抖,你确定这是教官房间吗?

啊?这间房间?我仰起头,注视着门楣上头,那个绿底白漆的寝室牌子。然后我的头皮瞬间发麻,原本涣散的精神,顿时全清醒了。这寝室牌上清清楚楚写着三个白色大字储藏室。这里,就是我们玩抽鬼,所有恐怖事件的起点,那间闹鬼的储藏室。W

整个事件演变到这里,已经完全超乎了我和胖子的想象,先是豆子和阿狗的消失死亡,然后红蝎子介入,明明就是前往教官室,竟然莫名其妙地走到了恐怖储藏室,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张小丑在作怪!

而现在,我却被强迫故地重游,站在这一间恐怖储藏室的前面,我好像感觉到周围吹来一阵又一阵的阴风,让我直打哆嗦。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眼前半掩的木门,发出了哑哑的怪声,晃动。然后,砰一声,它关上了。在没有人推门或是拉门的状况下,这扇木门竟然自动关了起来?大华被关进了这间储藏室!另一个意思来说,持有小丑牌,被死神亲自点选的大华,一个人在储藏室里,此刻是非常非常危险的!我们赶紧拉门,可这时才发现,门竟然锁住了。

胖子焦急地搓着手,来回踱步:该怎么办,怎么能让大华一个人在储藏室?大华怎么会这么想不开?一个人跑进了储藏室?

嗯,不对喔。我这时候才稍微清醒过来,大华不是一个人,教官也在里面啊,那只讨厌的红蝎子也在里面。我说到这里,却突然停止了说话,因为我发现胖子露出非常奇怪的表情,在瞪着我看。

你刚刚说什么教官?胖子表情很奇怪,哪有什么教官?

啊?这一瞬间,我听到我脑袋中传来一声断裂的声音,喉咙干渴,身体发颤。刚才那个红蝎子,是鬼!红蝎子是鬼,他会带我们来到这间储藏室,只是带我们回他的老家而已。那大华怎么办?

把门撞开!我大吼,用手拉住胖子,我们一起撞!

一、二、三!我和胖子同数到三之后,用我们粗壮的手臂,狠狠地撞击了那道木门一下。碰!木门根本动都没动。

再来一次!我大吼。

碰!木门依然稳稳如泰山。

等一下,你听胖子突然挥手要我安静,然后他把耳朵靠在门上。

什么?我也学着胖子,把耳朵靠在门上。

嘶嘶我和胖子一起用力倾听,可是,门内除了一声接着一声,规律而安定、毫无变化的嘶嘶声之外,什么都没有。

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胖子对门里面喊道,大华,大华,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大华没有回应。门里面只传来安定的嘶嘶声音而已。

那现在该怎么办?我又问,胖子爱莫能助地摇了摇头。

不然,我们来讨论一下刚才那个没有解决的谜题好了。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显然他也累了。

好。

你说小豆比给你看得顺序,是

小豆,阿狗,大华,你,然后是我。我说。

嗯。胖子起身,在走廊外头来回踱步,他没走上几步,脚步就猛然一停,转头看着我,脸上尽是惊喜的表情,这是我一个推论,要你帮我印证一下。

好!

我们那一天在储藏室玩抽鬼故事亭W

我和胖子屏息凝听,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大华!

呜呜呜大华在哭?

我不是我不是欺负你的学弟请你不要杀我请你请你不要杀我

大华在求饶?在跟谁求饶呢?

不要!不要!大华的声音依旧哭泣着。

然后门里头,一个让我和胖子同时毛骨悚然的声音出现了嘶嘶这一瞬间,我和胖子两个人突然明白了,这个声音所代表的意义,这是磨刀子的声音。无论是谁在这间闹鬼的储藏室,是人还是鬼都好,他磨着刀,正准备把大华给杀掉!

啊!储藏室的门里,传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任谁都听得出来,惨叫中所包含的一切,是那样凄厉和绝望,那是死前的喊叫。大华被杀掉了吗?W

是大华我和胖子交换了一个眼神,眼神中,尽是恐惧。接着,一件更恐怖的事情,就这样发生在我们的眼前。那个门,那个储藏室的门,门把发出卡的一声,缓缓地,缓缓地打开了

发出哑哑的声音,木门在完全没有人推动的情况下,竟然自己打开了。一股腐臭的霉味扑鼻而来,而狭窄半掩的门缝中,那在黑暗中的蠢蠢欲动的气息,仿佛在对我们招着手。

进不进去?我看着胖子,没有说话,眼神中却透露着疑问。我看见胖子向来坚定的表情,也露出跟我相同的惊恐。

进不进去?这一刻,我和胖子同时陷入了害怕和疑惑的深渊当中。

你决定吧,要不要进去。此刻的我,早已经六神无主,看着胖子。

刚刚讲过,整个死局的关键,是在顺序一切事件的起点,都从这间储藏室的抽鬼游戏开始按照小丑牌出现到顺序,就是杀人顺序。胖子苦笑,所以小丑这张牌的顺序,从小豆,到阿狗,现在在大华的手上,刚好是每个人消失的顺序!

那现在那张小丑牌呢?我问。

在我手上。胖子掏出口袋的小丑牌,他是刚刚从大华手上接过来的天津企业价格

我们看着他手上那张小丑,诡异的笑容,诡异的舞蹈,而一旁蹲坐的黑猫,仿佛在冷笑地嘲弄这一切。我心头一阵战栗。

所以呢?你决定进不进去?我问。

胖子没有说话,他双眼一直凝视着储藏室中那片黑暗,许久许久都没有说话。然后,我听到了他吐出了一口很重很重的气。

走吧,我们进储藏室。胖子抬起头,伸出手搂住我的肩膀,我们去把事情给解决掉。

嗯!感受着胖子手臂上传来的重量,我莫名地感到一阵温暖。

还有,请答应我一件事按照顺序来说,下一个挂掉的人,应该是我,如果我真的挂掉了胖子微笑,请你

嗯。

一定活下去,把这件事结束掉。胖子说得很慢很慢,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决心。

好!没问题。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勇气,我大声回答他。

够兄弟!胖子用力搂了搂我,他妈的够兄弟!我们走吧!

尾声

推开门,我们两个一前一后地走进了储藏室,我脚才刚踩进去,就听到一声波的声音,咦?地上有积水。不!刚才大华临死的惨叫,还在我脑海中回荡而已,所以这是血!

那我们现在该干吗?我问。

从起点开始,回到起点才能结束。胖子说,还记得阿狗说过抽鬼故事,这声音又沉又有力,很奇怪的是,这听起来不像胖子的声音:其实,抽鬼这个游戏,源自欧洲,是一种仪式。为了抚慰死不瞑目的鬼魂,让几个人利用抽牌的方式,将小丑不断地流转,将鬼魂封入小丑牌里。

听到胖子说起这个典故,我背后的黑影,举到一半凶刀停住了,好像在聆听胖子的声音。

抽鬼后来变成了一种游戏,人们可以借着抽鬼,在欢乐的气氛里,达到一种祈福的形式。胖子瞪了我的背后一眼,我可以感觉到胖子眼神中透露着凌厉的杀气,形成一股震慑的力量,没想到一群不知好歹的高中生,竟然跑到有冤魂的地方玩抽鬼。那局抽鬼如果顺利结束还好,偏偏游戏没有结束,引出了鬼魂却没有将鬼魂给收起来,从此酿成了大祸!

那把刀,就这样高高地举在空中,始终没有落下。就在此时,牌局终于到了尾声,只剩下我和胖子两个人手中有牌,只要有人抽中了一对牌,这场可怕的抽鬼游戏就会结束了!可是,这张小丑像是在捣蛋一样,我和胖子两人互相抽来抽去,就是不肯乖乖让游戏结束。而我只觉得背脊越来越冷,耳朵内竟然陆陆续续传来奇怪的声音,那是阿狗、小豆,还有大华的哭声。

好痛啊!为什么我会被杀?

好苦啊!你也来陪我们!

快来陪我们啊!

三个人的声音此起彼落,化作黑影不断地扭曲暴乱,似乎只差一步,就可以踏入这个结界,把我和胖子撕毁。胖子依旧冷静,只是呼吸越来越沉重。

也许是小豆长时间被阿狗欺负,跟鬼魂的心情契合,终于把它给引了出来。胖子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一个非常悲伤的角色啊。胖子这句话一出口,小丑牌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咻一声,胖子手上的牌,凑成了一个对子,一对J。

我结束了!胖子用力将牌丢进了牌堆中,对我大喊,快点!换你了!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黄金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