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日裔获奖者吐槽科研环境诺奖大国风光背后存

2018-11-02 12:16:49

日裔获奖者吐槽科研环境诺奖大国风光背后存隐患

7日,2014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布,两名日本科学家和1名美籍日裔科学家分享了这份荣誉。迄今为止,日本是亚洲国家中斩获诺贝尔奖数量多的国家已有22名日本人获得诺贝尔奖。

不过,诺贝尔奖是不是衡量一个国家科研实力的标志,在日本国内也有不同声音。而日裔科学家中村修二8日在获得诺奖后毫不客气地吐槽日本的科研环境扼杀创新,加上今年8月发生的诺奖大热人选笹井芳树因卷入弟子学术造假丑闻自杀事件,都在昭示日本科研风光背后暗藏的一些隐忧。 专题文字:王希怡

本报讯 7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4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开发了具有实用性的蓝光发光二极管(LED)的名城大学教授赤崎勇、名古屋大学教授天野浩和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日裔美籍教授中村修二。

在日本一片欢呼和喝彩声中,其中一名诺奖得主、美籍日裔科学家中村修二却发出了不太和谐的声音。他在获奖后公开吐槽日本科研环境,并声称正是当年对日本科研环境的不满和怒气鞭策他不断努力,终获得成功。

诺奖成果报酬低

初奖金仅185美元

据报道,中村修二曾因蓝光LED的发明专利权和利益问题,与前雇主日亚化学之间经历了旷日持久的严重冲突和纠纷,外界猜测这直接导致他后来与日本反目成仇,加入美国国籍。

中村7日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召开的会上,回顾他在老东家日亚化学工业公司的不快就职经历。1993年,中村开发出了大量生产氮化镓结晶的技术,制作出了明亮的蓝色LED,从而实现了产品化。日亚化学申请专利。不过,这一重大成就带给中村的仅仅是公司发放的2万日元(约合185美元)奖金。

2001年,中村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日亚就蓝色LED技术支付200亿日元(1.9亿美元)补偿金。中村胜诉,日亚化学上诉,东京高等法院劝说双方和解,把补偿金降为大约6亿日元(550万美元)。终,双方达成8.4亿日元(780万美元)和解协议。

除了中村的吐槽,也有日本媒体在一片欢呼声中冷静地对日本今后的科研发展表示担忧。《朝日》的报道称,此次获奖的三名研究者他们的主要研究成果产生于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前半期,当时日本的科研经费以每年10%至20%的增幅迅速增长,但从2000年开始,日本的科研经费投入再无明显增长。

学术丑闻

诺奖大热涉造假自杀

学术竞争催生歪道

相较于中村的批评,在国际上对日本科研界声誉造成更重大打击的是今年8月发生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事件。该事件成为继韩国克隆之父黄禹锡造假事件后,国际科学界的丑闻。

事情缘起于今年1月,日本美女研究员小保方晴子在英国权威学术期刊《自然》发表具有突破性的干细胞研究论文,一时名声大噪,甚至被追捧为有望冲击诺贝尔奖的日本居里夫人。

但是,小保方晴子的论文很快引起涉嫌造假的质疑。4月9日,小保方晴子召开发布会,承认自己疏忽大意、学业不精、不成熟。《自然》在7月2日宣布撤回这两篇论文,小保方晴子也身陷学术不端的审查风波。

8月5日,造假的另一关键人物小保方晴子的导师、日理化学研究所发生与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副主任笹井芳树在位于神户市的研究中心内自缢身亡。

笹井自杀悲剧也引起了日本对科学界存在问题的深刻反思。

有日本媒体指出,笹井的悲剧与日本科研界竞争激烈,科研人员急于出成果的浮躁心态有关。分析人士称,自从2012年京都大学的山中伸弥教授因为IPS细胞的研究成功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后,日本全国的关注度都集中在山中教授身上。作为同一领域的重要专家,笹井倍感压力。为了对抗山中教授,理化学研究所就决定推出小保方的美女科学家路线,导师笹井在背后护航。此外,理化学研究所内也有竞争,没有一定的成果就会削减研究经费。

事实上,小保方晴子造假丑闻爆发后,日本对科研道德问题进行整顿数月以来,连山中也受到了牵连。

4月28日,山中亦召开发布会,回应他人对其于2000年以作者身份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中实验数据的质疑。但他否认存在捏造行为,并表示论文结论可信。

五大隐忧 成日本诺奖瓶颈

隐忧一:中美韩夹击 日企竞争力下降

以智能和平板电脑为例,近年来,日本制造商在美国苹果公司、韩国三星公司以及后起之秀中国(小米)和平板电脑制造商的夹击下,被逼得在国际市场上几乎无立足之地。

而在环保产品例如储蓄电池和太阳能板等传统上一直是日企称霸,中国和韩国企业的市场份额也超过了日本企业。

由各行各业代表组成的产业竞争委员会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后特别指出,日本高校的低教学标准是导致日本产业竞争力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

隐忧二:政府削减拨款 制约高校科研发展

根据英国《泰晤士报》发布的年高等教育调查显示,只有两间日本高校跻身全球百强高校榜。更令人惊讶的是,同期发布的亚洲百强高校榜,日本也只有两间高等学府亚洲十强,其他十强高校有3间来自韩国、两间来自中国内地、两间来自中国香港,一间来自新加坡。

对此,安倍政府提出要在2020年前让日本10间高校跻身世界百强的要求。但是,日本高校目前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政府拨款削减,使得实现这个目标愈发艰难。

统计数据显示,在28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当中,政府对高校的财政拨款日本排在倒数第二位。

无论是在美国、欧洲,以及许多亚洲新兴国家,它们的高校都享有政府财政拨款,以及来自企业、基金会和私人的捐款。相较而言,日本高校在财政方面显得相当窘迫。不仅政府拨款有限,私人捐赠金额也远远比不上欧美一些着名高校。

有限的资金约束了高校改善其教育和科研环境的能力,结果就是高校国际竞争力的下降。

隐忧三:经费紧收入降 低薪致人才外流

近年来,由于经济持续低迷,政府大幅削减对学术机构的财政拨款,限制科研人员的学术经费和薪水,使得日本很多高校和研究所留不住的科研人员。

统计数据显示,自2007年以来,日本政府削减对高校的财政拨款,累积削减总额达5亿英镑,日本几乎所有高校和研究所都受到影响。

一方面,日本学术机构经费紧张、捉襟见肘,很难吸引海外人才前来日本从事科研工作。在中村看来,这导致日本的企业缺乏国际视野,跟不上全球化的步伐,因此近年来在、电视机、半导体和太阳能板等传统领域,逐渐落后于中国、美国等国企业。

另一方面,很多外国的高校和学术机构积极从日本招揽的科研人才,并以丰厚的经费支持和薪水,以及优越的科研环境作为招才法宝,很多日本科研人员因此选择离开日本,到海外继续科研工作。

隐忧四:有成果也没实惠 科研人员不愿与企业合作

回顾当年,中村认为,日本的科研环境令人窒息,特别是在商业创新领域,很多制度上的不足桎梏了该领域的突破和发展。

中村的经历听起来令人匪夷所思,这虽然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但是到现在,这种情况在日本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改善。

今年9月,日本国家高校协会副会长、日本名古屋大学校长浜口道成表示,在日本,研究人员缺乏与企业合作研发的动力,因为在研发过程当中,研究人员的薪水基本保持不变,即使研发出来的产品终获得巨大成功,他们才只能从中获得多一点点的报酬。这严重打击了日本研究人员的工作积极性。

科研人员缺乏与企业合作的积极性,这一制度上的缺陷长远来说给日本经济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浜口表示,举个例子来说,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制药占全球总量的30%,比例与美国相若。但是如今,这个比例下降至8%,而美国则上升至50%左右。我们的科研人员过于纸上谈兵,他们只专注于理论上的科学成果,不懂得也不愿意和企业去谈合作、谈开发。浜口说。

隐忧五:论资排辈男尊女卑 年轻、女科研人员难出头

今年9月,名古屋大学校长浜口道成公开表示为日本大量的女科研人员外流的现象感到深深地担忧。

兼任日本国家高校协会副会长的浜口表示,目前日本在海外工作的2.4万名研究人员当中,有六成是女性。这个数字令他感到震惊。浜口9月在伦敦的一次演讲中指出:在日本,女性研究人员比例只有10%。

在浜口看来,日本女科研人员稀缺,主要还是由日本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导致,使得日本女性比男性承受更大的压力,更难在教育、科研等领域充分施展才能,她们也为自己的发展前途悲观,觉得在男性主宰的日本科研界很难有出头之日。

此外,论资排辈的传统观念在科研界也发挥着很大的影响力。在日本,一些人即使很有才华,但如未达到一定资历,就很难得到重用,影响积极性的发挥。

链接相关

亚洲诺奖大国?

早在1995年,日本国会一致通过了一个效力介于宪法和专门法之间的重要法律《科学技术基本法》,提出科学技术创新立国作为基本国策,并在1996年由日本内阁专门制定了一个为期五年的《科学技术基本计划》。

2001年,日本出台了第二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明确提出日本要在今后50年内获得30个诺贝尔奖。当年10月日本科学家野依良志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后,日本重申了这一目标,并在瑞典卡洛林斯卡医学院内设立了研究联络中心。

尽管这一目标在日本国内也引起争议,但是,日本正在朝着这一目标靠近:在过去14年里,已经有13位日本人获得了诺贝尔奖。加上此前的9名获奖者,迄今为止,日本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总计达到22人,是亚洲国家中斩获诺贝尔奖数量多的国家。

在22名日本获奖者当中,共有10人获得物理学奖,显示了日本在物理学领域的强大实力。同时,日本在自然科学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奖人数至此已达到19人,超过瑞典,排在美英德法之后的第5位。

为了诺奖计划,日本政府曾投入了大量的资金。2000年,日本投入的科学研究经费为1305亿美元,在全球仅次于美国(2280亿美元)。但是,随着日本经济衰退,政府削减开支,从2000年开始,日本的科研经费投入再无明显增长。

手机打鱼怎么代理
现金捕鱼游戏
广州伊尔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